aph王春燕中心。
刺客伍六七柒十三不拆,不吃伍六七水仙。
工作细胞白赤不拆,不吃白癌。
银魂冲神不拆,其余杂食。
狐妖官配都不拆,杂食不存在。

天雷BG者请勿关注
三党长弧x
辣鸡文手一只x热度是cp给的。
挖坑巨多,更新随缘x

【APH扑克设定】拾柒0(专注冷cp20年)

恩之前打过了tag的,在这里做了部分修改(所以把题目也改了),请仔细阅读食用说明(含剧透)

1、全篇架空历史,请勿对号入座。全员扑克设定。故事有参考历史。

2、全篇带上第0章总共就是十八章。而且是BG向,可能含雷不喜勿入!

3、cp:露燕,米罗莎。主要是这两个,后边还有先不打。

4、这里有私设。春燕是黑桃国新一任的骑士。老王是上一任的。另上次打的tag说罗莎是黑桃皇后这里改了并不是,与亚瑟兄妹设定。而且设定有骑士勋章这么个东西,特意去百度了貌似本家没设定这玩意儿,就算个小小的私心吧(小个鬼!)

5、故事可能有点复杂……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脑洞写这个。但我就是想写^L^。还有!人物严重OOC!!!

6、恩可能会有搞笑的轻松情节,毕竟这才是在下擅长的领域。这是在下第一次写正剧(哈哈哈其实都不知道算不算正剧),可能在某些方面写的并不好。另外这篇准备的时间也比较长,算是很用心的一篇,希望能给大家留下一个好印象。(鞠躬*N)

7、如果阅读完说明书发现可以接受的话,请大方的看下去吧!!!!!【不要脸的作者】

 

 

拾柒

0.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但为何孕育了万物的空气中却充满了肃穆、紧迫,与血腥?

窗前,一双金眸紧盯着太阳,仿佛是想从中找到答案一般。

金眸的主人握紧了双拳,一滴冷汗划过太阳穴。

他明白,几分钟后的会议里,他有可能会失去骑士的身份。不,不是有可能,是几乎会。

但是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能否回到自己的故乡,那片黑桃国最古老的土地,那是他的家,如今正陷入危机之中,大半片区域已经落入敌人之手。

他必须回去,作为自己故乡的保卫者去战斗。更何况呢?这场惨无人道的战争的发起者之一——红心国的皇后本田菊,曾经也住在这里,而且时间也不短。这里作为全国最神秘同时也兵力最弱的地方,自然是他们首选的目标。

而不是什么繁华的首都与皇宫,那里从不缺少人去保护。在那个集中了几乎四分之一兵力的地方,他就不信那个年轻气盛的怪力国王没能力守护好他的家,啊,准确的说是他的房子。

 

华丽的会议室里,一场争吵,如所有人的意料在进行。

“好了好了!随你随你随你!”国王阿尔弗雷德认命似的坐回椅子上,微微喘着气。蔚蓝色的双眸散发出嘲讽的光,无情地落向对面的人的脸上,“违抗国王的命令,而且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你胸前的那块用黄金做的小东西,可以还给我了。”

“阿尔弗雷德你冷静点!”皇后亚瑟·柯克兰转头狠狠地瞪向阿尔弗雷德,大声质问道:“你还能在整个黑桃国找出第二个王耀来吗?!”

“切,没关系。”阿尔弗雷德嗤笑了一下,说,“皇宫不缺人保护。他想回去就回去。只要能打赢,人多人少无所谓。”

“叮——”

光滑的圆桌上,东西敲击的声音。

骑士勋章,是骑士的荣耀。当然这只是虚有其表,因为这块小小的金属背后,代表的是更为可怕的东西。

兵权。

会议室里瞬间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十分不可置信,名扬海内外的黑桃国骑士长,为了自己真正的家,甘愿放弃了这个崇高的地位与身份,还有最重要的兵权。

丢掉胸前沉重金属块的王耀只感觉浑身轻松,正准备抬脚离开。

“站住。”

王耀停下了。所有人都明白,这是曾经的骑士长王耀给的国王最后一点面子了。

“你必须保证能保护好那块地方,毕竟那也是黑桃国的一部分。当然——”

阿尔弗雷德站了起来,修长的手指微微扶了扶眼镜,“你必须在十天之内找到一个能与你相当的人作为新的骑士,你知道的,这个面子我们黑桃国可丢不起。”

“好。”

“你走吧。”阿尔弗雷德勾起了嘴角,似乎完全没有被王耀的离开而影响到心情,“还有,我们可信不过王家以外的人。对吧亚蒂?”

亚瑟并没有说话,但是他沉默地点了点头,几秒之后开口:“比如王嘉龙就可以。”

王耀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这一幕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

“嘉龙必须跟我走。”

“随你。”阿尔弗雷德翘起了二郎腿,显然对王耀的吃瘪十分满意,要知道在这之前,玩心理战,他和亚瑟两个人加起来都从未赢过他。

他怎么偏偏就忘了,就算阿尔弗雷德太年轻,经历太少又怎么样,能坐上国王位置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还有那个皇后亚瑟·柯克兰,表面上通情达理,实际上肚子里的黑水到底有几斤几两,阅人无数的王耀又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所以你就这样,回来了?然后给我们带回来的是这么个狗血的故事而不是纪念品啥的?”王春燕一脸冷漠的切着土豆说道。

“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王耀无法接受王春燕玩闹的态度。

“我知道。而且他们听说你回来了个个瞬间都士气大增。啊对了,包括那个被红心国的士兵打中了心脏居然还活着的神奇的老头子。他就在后院,建议你去会会他。”说着春燕把切好的土豆丢进了锅里,“他这个人蛮好玩的,还教会了晓梅一些之前你死都教不会的魔法。”

后院——

“嘿年轻人!”王春燕口中的那位神奇的老头子一见到王耀就十分开心的挥起了手。

“您好。”王耀礼貌地问了声好。

“哎好!”老人家开心地笑了起来,胡子一颤一颤的,让王耀原本沉重的心情也稍微变好了一些。

寒暄过后,两人便开始聊了起来,王耀从聊天中得知,其实这位老人家是红心国的人,只是因为不想做罪人而当了“叛徒”,选择隐瞒身份和实力,与当地许多年轻人一样,英勇地加入了队伍,但是因为看上去年老又法力看上去比较低而被分到了负责后勤。

但实际上这老人家腿脚可利索着呢——王耀如是想。

聊着聊着,老人家突然神秘地放低了声音,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玉,是一块鸽子形状的玉。

“其实吧,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王耀震惊地眨眨眼,“可是您……”

“都是为了它。”老人家用有些沧桑的手细细抚摸着,“它几乎耗尽了我的法力。”

他的声音带了些哽咽,再加上因苍老而原本就沙哑的声音而变得更加沙哑。

但是王耀从中听出的不是沧桑,而是坚定,对于坚守和平的坚定。

——“我想你应该知道,扑克大陆先前发生过什么。”

——“我的余生不希望再经历战争。可是这一次,我没有能力去改变。”

——“但我知道,我绝对有能力尽我所能去避免。”

——“我对这个世界下了一个诅咒,它诅咒着所有人,世世代代以后的人。”

——“在这次战争之后,若谁再妄想发动战争,无论是谁,一旦被诅咒选择,都会在十七日之内死去。但是诅咒的副作用,是这个被选中的人,有可能是罪恶的源头,有可能也不是。”

——“直到战争发动的苗头停止。”

——“除非这块玉身亡命殒,否则诅咒永远绝对不会消失。”

——“它叫拾柒。”

——“和平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要知道,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比清澈的灵魂无助的抽泣更悲伤的了。”①

 

公元历1839年,12月黑桃国部分大陆遭受红心国闪电攻击。

公元历1840年,1月原黑桃国骑士王耀卸任,同月,王春燕上任。梅花国部分地区遭受攻击。

公元历1842年,梅花国派兵支援黑桃国。梅花国国王伊万·布拉金斯基国王亲自参战。

公元历1845年,梅花国与黑桃国部队在红心国南部登陆,开辟第二战场。

公元历1847年,扑克大陆战争局势发生逆转,反红心国局势逐渐进入大反攻。

公元历1848年,方块国宣布成为永久中立国。

公元历1849年,红心国无条件投降,在黑桃国首都签署投降书,战争结束。

 


①后半句源于汪峰的一首歌叫《河流》。这句话给了我很大影响,觉得符合背景就用上了。

 我保证下一章主要人物都上线!!!!!!!!!!!!!而且没时间啦!


评论(4)
热度(20)

© Joyce·Kirk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