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王春燕中心。
刺客伍六七柒十三不拆,不吃伍六七水仙。
工作细胞白赤不拆,不吃白癌。
银魂冲神不拆,其余杂食。
狐妖官配都不拆,杂食不存在。

天雷BG者请勿关注
三党长弧x
辣鸡文手一只x热度是cp给的。
挖坑巨多,更新随缘x

寻觅与潜伏(all燕)

寻觅与潜伏(all燕)
日常长段子。
食用须知:
1、all燕向注意避雷。
2、除燕子外都是科学家,当然燕子算半个。
3、老王和燕子没有血缘关系。
4、ooc属于我。燕子不可爱!老王不是好人!有bug请提。
5、全员疯子皆影帝。其实这是一个要找的人就在眼前但就是没发现的故事。对没错所有人都在找燕子。
6、罗马基酱出没。是燕子的养父,这一堆疯子之首。
7、其实高大上的设定都是假的xx基本上都只是燕燕视角的吐槽而已。
以上均可接受?
go。

1
“欢迎回来~亲爱的小燕。”弗朗西斯围着粉红围裙对一脸疲惫的春燕说道,“要尝尝哥哥刚做的泡芙吗?”
“你送到我房间里我就要。”春燕此时累得一句话都不想多说,蹭蹭蹭地就往自己房间走。
“没问题我亲爱的小猫咪,还有拿铁哦。”
“拿铁免了。”
然后就是一声关门的巨响。
弗朗西斯眨眨眼,眼神不由得有些暗。
她最近到底是怎么了?除了经她自己手的可食用液体以外其他人给的一概拒绝。
他们又不会下毒!
好吧……虽然不是毒,但本质上倒是差不多了。
就是一些精神类药物而已耶?
早就知道她的智商跟常人不在一个范围内,但如果是已经发现了的话……
他忍不住勾起嘴角,眼底暗涌着兴奋。
自古以来太聪明的美人往往都活不长久哦?

对于弗朗西斯,王春燕只是觉得他就是个变态,一个疯了的变态。
第一回见到他的时候她就是这么觉得的,然后晚上他就拉着她去了购物广场。
逛街。
你tm一个脑子有病的科学家不去实验室里泡着居然带她去逛街?!
接着她彻底见识到了有钱与没钱的差距。
“哎呀小燕来拍张照嘛。哥哥我难得放松一下,你看这身裙子多美。顺便一句你的身材简直不能再符合哥哥我的口味了。”
……你们科学家都这么闲的吗。
还有什么叫我的身材合你的口味?!像你这种变态怎么就没人往你脸上泼硫酸!!!
2
啃着泡芙的春燕一脸阴沉。
这样下去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这些家伙总是在水里下毒,时间长了在食物里做手脚那就更麻烦了。
要是上学的时候她在学校里倒是可以躲过去。但现在是暑假时期,而且她的饭往往都是由仆人送上来的,那就更加要警惕。最保险的方法是跟他们一起。在这座房子里她不信任任何人,这些人精也都在拼命博取她的信任,所以倒不会直接找她的麻烦。
她很幸运,那些疯子暂时还不知道她就是他们找了五年的人,他们唯一知道的线索就是自己和'那个人'有关而已。
但是!!
玛德智障她可不想跟他们一起共进晚餐!一堆人总盯着自己怎么可能吃得下!!!
第一次共进晚餐所有人都在,她着实受不了一堆带了美瞳(?)的老外全程一边吃一边盯着她。包括她爹——没毛病就是她爹——凯撒。
哦还有一个同胞,王耀。她第一次见到这家伙的时候就已经把他归到了绝对不是好人那一列(当然事实证明燕子是对的)。
古井无波的黑眼睛看着就慎人,扎着个低马尾穿着长袍一脸淡然。之前凯撒把她拐(?)回家的时候就是他开的门。
“王春燕?”
“嗯……”
“王耀。”
然后就走了。
就走了。
走了。
了。
春燕:??????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老兄,都是姓王的你咋就不是个正常人呢。
突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燕子?”
是王耀。
“请进。”
“不用了。就是告诉你一声今晚下楼吃饭,所有人都在。今天我掌厨,不愁没有包子。”
她就说他不是个好人吧!!!!

意料之外的所有人都在低头吃饭,这堆吃饭从不唠嗑的疯子今天脸色好像都不是很好。
今天也不是第二次全员集合,只是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要不然坐在她旁边的就不是亚瑟了。
那个有些古板的英/国/人。
虽然王耀本质上不是个好人,但至少他对同胞还是留了一丝温柔,之前的几次全员集合他总是会坐在她右边,然后她的左边一般坐着的就是与王耀关系不错的紫眼睛俄/国/人。
顺带一提北极熊同志的眼睛比老王的更慎人,老王的最多让你抖一下,北极熊的就是直接让你浑身发凉。
王春燕突然觉得她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3
尴尬的晚饭过后她正打算走就被老王拦住了,他默默地把她拉到他身边坐下。
“大哥,松下手。”
“……”握得更紧了。
春燕:( *✪ -✪)✄╰ひ╯
“小耀温柔点啦。”布拉金斯基坐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你吓到她了。”
王春燕被突如其来的摸头杀吓得坐直了身子。
她的余光看到老王瞄了她一眼,然后他松开了她的手。
“唔噗噗~小燕好可爱。”
不辣金丝鸡明明你更吓人好吗?
“有件事想跟大家商量。”是凯撒的声音。
终于进入正题了,春燕在心里松了口气。
呃事情的大概意思就是他们一堆疯子要开始一个新的项目然后所有人都会很忙然后所有人都要出远门一个星期接着最终问题的焦点在于带不带她一块走。
她爹表示想带她走。
带上凯撒不带她总共十一个人。
是非常尴尬的单数。
所以她是没有选择权吗?!
“在下认为,这种事让王小姐自己决定比较好。”
出现了(?),唯一一个叫她王小姐的人。大/和/民/族本田菊先生。(春燕暗地里叫他小菊花)
“您想去吗?”他的黑眸直直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盯出一个洞来。
……她真的很讨厌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不想。”
除了王春燕以外,所有人都错愕地盯着王耀。
4
其实王春燕的真正答案是:
想。
如果她去,他们就有机会撬开她的嘴;如果她不去,那么他们安排的眼线就更有机会撬开她的嘴,反正他们的傀儡这么多,多一个少一个当然无所谓。到时候害了“大小姐”的是仆人又不是他们,推锅可以推的顺理成章还能达到目的。
一石二鸟。
一举两得。
王耀啊王耀。
你果真是个最佳寻觅者。
准确的说,他们都是最佳寻觅者,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不然的话,王春燕现在也不会对着试管里的沉淀物发愁了。
她深深地看了餐盘一眼。
果然不能吃。

一个星期后。
富可敌国的十一个疯子的眼中蕴含着愤怒。
“她太聪明了。”王耀淡淡地抿了口茶说道。
“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亚瑟•柯克兰的眼里布满了阴郁和些许愤怒。
阿尔弗雷德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是我们太急了。其实应该带她来的。”
路德维希敲了敲桌子,“如果带了她,恐怕我们的底细都会被猜个一干二净。”然后他握紧了拳,又慢慢地松开。
“不过,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吗。”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凯撒突然笑了起来。
“真是个有趣的女儿。”
王耀翻了个白眼,“你莫不是个恋童癖吧。”
“说不定呢。”
5
“其实,说不定什么都不用做呢。”
一个温柔细腻的声音冒了出来。
马修•威廉姆斯,十一人中最有耐心的寻觅者。
“顺其自然,摸索到她思考的规律,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线索哦。”
“谈何容易啊。”弗朗西斯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那是活该,谁让你有事没事总是骚扰她。现在她根本都不敢接近我们。”亚瑟冷冷地开口说道。
“有本事你去啊!就你最无动于衷!”
“我很忙。”
“就你忙!”
“kesesesese要不带她去实验室玩玩!”基尔伯特提议道。

然后王春燕再一次见识到了有钱和没钱的差距。
wodema这里的仪器一看就知道个个死贵死贵的。
再看看她学校,噫。
“ve~小燕燕想不想看点什么有趣的实验呢?”眼前的意/大/利人眯着眼睛有些兴奋地挥手问着她。
……老铁你是有多动症吗。
于是她让瓦尔加斯给她演示一遍制王水。
“可以哦~要不要来点'光气'呢?”
这货切开里面铁定是黑的,纯黑纯黑的。
6
对于布拉金斯基,他除了整个人自带空调之外,还有一点让王春燕有点接受无能。
“小燕身上暖暖的呢^L^”
“王耀不是更像太阳吗?!他不是耀吗?!”
春燕想努力地推开面前的北极熊,但最终无果。
“小耀不给抱呢。”
“那我就给了?!你tm放开!!”
突然一阵刺人耳膜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哈哈哈哈哈哈北极熊放开小燕!让hero来!”
“滚!!!!!”春燕拼尽全力大喊。
“伊万,放开燕子。”
这下春燕可不敢喊滚了。王耀这家伙可是除了凯撒以外最不能惹的人,当然她更没胆去惹凯撒。
伊万很不情愿地放开了她。
“没事我先走了。”春燕一秒都不想待在冰窖里。
“站住。”
王春燕整个人僵在那里,几秒后她鼓起勇气转过身。
“我错了!!”
“你错哪了?”
“我不该偷偷出去买鸟笼!!!”
冷战组:???????
王耀:“……”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是这个。”
“那……我不该……我不该物理课睡觉!”
“我管你物理课睡不睡觉。”王耀拿出手机,“你自己好好看看。”
王春燕有些疑惑地接过手机。
是上个星期她作为前三十名被学校莫名其妙加的一场考试的成绩。
“哇老铁,就一科不合格而已哎,而且是英/语唉?”
“而已?凯撒的女儿你好意思说而已?要不是我们都会中/文你早就死翘翘了好吗?你以为我想管你?”
“我靠我就是忘了涂卡又不是不会!”
“你还好意思说?”
今天偷懒回来的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突然好心疼她。
#天朝长辈的通病#

这座房子里当然是不止一个实验室的,他们的日常也都是泡在那里很少回主宅。
但今晚不太一样。
“柯克兰先生,我想问您件事。”
“恩。”
“您为什么总是皱着眉呢?”
亚瑟知道她又在调侃他的眉毛,所以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加三张试卷。”
“您的眉毛真好看,宇宙第一无敌好看。”
7
今天她打着学校作业的名义跑去了他们的实验室。
忙碌的一堆人当然也没管她,也就随便让她自己去了二楼的废弃实验室。
这种地方总是要发现点什么的对吧?
比如——存在感有点低的威廉姆斯。
“您怎么在这?”
“那边暂时用不上我。来抱抱熊二郎吗?他有点喜欢你。”
谁知道天使一般温柔的微笑里是不是藏着刀子呢?
弗朗西斯可是告诉过她威廉姆斯是不会轻易把熊二郎给别人碰的唷。
不过春燕还是笑着接过了。毛茸茸的触感让她有些安心。
“很可爱。”
“像你一样。”威廉姆斯轻轻地说道,“你又是来做什么的呢?学校作业吗?”
“对。”想到这个春燕有些无奈,“滴定中和实验,还要记录数据。”
“抄课本就好了哦。”
“他要视频。”春燕翻了个白眼,“他们说滴定管很容易买到。”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威廉姆斯很好心地帮她录好了视频。
他揉了揉春燕的头,“好好学习吧,别再让王耀生气了?”
他很温柔。
温柔的得让王春燕几乎忘记了他是谁。
那个恐怖武器的发明者。
8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这句话在这个故事里指的不仅仅是王春燕。
还有那群疯子。
他们没想到她病了。
39℃高烧。
天知道怎么烧的。
亚瑟看着床上脸有些红还在喘气的春燕。
啧,烦死了。
“劳烦您照顾她了,我还有事要忙。”

一天后,春燕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熟悉的绿眸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你瞅啥。”
“瞅你咋……好点了吗?”
“好多了。”春燕坐起来,“你不去忙?”
“刚结束。”
“刚下班就跑过来?不对,你还有下班?你不是一般都睡那的吗?”
“我……”亚瑟直起身子,撇过头,“回来吃点东西,顺便来看看你,只是顺路罢了。”
噫,死傲娇。
春燕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看完了吗?”
“看完了。”亚瑟说着就转过了身,“水给你倒了记得喝。”
“哟,绅士还特意给我倒水啦?谢谢哦。”
“才不是!我只是不想你病太久让凯撒担心而已。”
然后头都没回地大步离开了春燕的房间。
……老铁,你的耳尖红了。
9
王春燕刚躺下没两分钟,凯撒着急地走了进来。
“退烧了吧?”说着凯撒抚上了春燕的额头,“怎么突然烧起来了?”
“不知道。”春燕眨眨眼,“可能昨天着凉了。”
“哦天啊我亲爱的燕儿,你可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玛德智障全世界就你翻译腔!
“蜜糖!”另一个让她想翻白眼的人走了进来。“没事吧?”
“没事啦。烧已经退了再睡一晚就好。”春燕乖巧地回答,“你们不去忙研究吗?”
“哪有我们亲爱的蜜糖重要?”阿尔弗雷德绕到床的另一边,然后弯下腰捏了捏她的脸。
“不准碰!”凯撒打开了阿尔弗雷德的手,接着撩开春燕的刘海吻了吻她的额头,“好吧不打扰你休息了,睡吧。”
“恩。”
春燕目送他们离开。

好一个虚情假意的亲情。
当时红瞳的原曲粉碎机告诉她,这家伙是年龄最小的,按年龄应该是她哥哥。还有瓦尔加斯,前面一直忘了说,他是凯撒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至于是什么关系春燕不得而知)他一直把她当成妹妹来看待。
演技可以,但是野心没收住。
她在这里要做的是想办法全身而退,而不是做一个逆后宫漫画的女主角。
说起红瞳男人,和那个梳着大背头手自带发胶的是兄弟。
但长相的差别之大让她怀疑他们是否真的有血缘关系。不过倒也无所谓,她和王耀长得也宛如亲兄妹,但实际上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哦?
路德维希应该是这一堆疯子里看上去算比较正常的一个,当然小菊花也是。这两个人基本都没怎么和她交流过。
她和路德维希只有过一次交集,就是不久之前把在客厅里晕倒的她抱回房间然后顺便帮她叫了医生。
恩,很聪明。
但是红瞳男人却把破绽都暴露出来了(中午的时候过来偷亲不知道是什么毛病还以为她没发现)。
是故意的吗?王春燕也懒得去猜了。
她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路德维希疼爱(?)的瓦尔加斯。
他是最靠近她的人。
不然,他怎么会故意把她的资料偷偷地录进了实验室的档案里呢。
真是厉害,连王耀都瞒过了。

10
小菊花同学是个面无表情的主,似乎比谁都要冷漠,据说他以前和老王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连路德维希对她的称呼都是燕子,但唯独他——
“王小姐。”
哦最近好一点了,现在是——
“燕小姐。”
他们之间只有过三次对话。
“本田先生,老王问您他的锅去哪了。”
“二楼第三间实验室里。”
“老王让您去拿过来。”
“容在下考虑一下。”
最后还是她去拿的눈_눈
第三次就是前面老王莫名揩她油的那次,他问春燕是否要和他们一起去。
不过她对第二次的印象比较深刻,那是她刚搬来的第七天晚上,她奉老王之命打着她学校美术课要用的名义去他那借雕刻刀,然后无意中发现他在看本子。
“我不会说出去的。”
“当然,在下相信您。”
双眼危险得要杀了她。
“很抱歉打扰了。”
“留下来。”
“我不会说出去的。”
“留下来。”
好吧,这一堆人都是疯子。
该死的疯子。
一堆戴着眼罩的寻觅者。

瞎jb乱写。
时间线混乱。
当段子看就好,不是正儿八经的文。
设定全是乱想的。
cp太多tag打不完耶?
最后强行点题。

评论(1)
热度(41)

© Joyce·Kirk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