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王春燕中心。
刺客伍六七柒十三不拆,不吃伍六七水仙。
工作细胞白赤不拆,不吃白癌。
银魂冲神不拆,其余杂食。
狐妖官配都不拆,杂食不存在。

天雷BG者请勿关注
三党长弧x
辣鸡文手一只x热度是cp给的。
挖坑巨多,更新随缘x

不小心飞到了美/利/坚的小燕子和给她谷子吃的人

#灵感来自 @翰墨秋风 大大的亲情向米燕的图w
#米燕亲情向
#长段子,可能有ooc和bug。
#老米视角
#18年第一篇文打卡

人们常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他以前还不承认,但现在他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虽然这个女儿并不是他亲生的,但无论怎样,她都是他的女儿。
他最爱的女儿。
1、
“爸明天家长会你记得好好收拾下自己还有我知道我成绩好但你也不用在我同桌他妈妈面前显摆的现在我同桌因为你差点出熊命了虽然熊的皮比较厚但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啊而且熊胆很值钱的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要懂得爱护动物知道吗好了我说完了写作业去了对了中午的剩饭在冰箱里热一下吧别老叫外卖了省点钱吧。”
……女儿果然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呢。
2、
他的女儿是一位中/国娃娃。
好吧他承认如果不是她的丸子头他估计会以为是日/本人。而且她还有一个身为中/国人非常重要的特征。
“小姑娘,8乘9等于多少?”
“72。”
“那7x6呢?”
“42。”
“99+99?”
“200-2=198。”
他至今也忘不了他单位同事那惊愕又羡慕的眼神——那可足够他骄傲一辈子了!
3、
他的女儿生的可是相当精致,尤其是那双仿佛放下了整个太阳的双眸,怪不得那头熊会对她那么有好感。只要稍微眨一下仿佛就是那抹初生的第一痕阳光,让人无论何时都能感到温暖——尤其是当她微笑着注视着你的时候,会感觉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下,被她的朝气所感染。
她很爱笑,微微眯起的小眼儿,嘴角总是俏皮地勾起,仍然带着些许稚气的小脸肉乎乎的,只让人禁不住上手掐上一掐。被扎成丸子头的墨发感觉毛茸茸的,当然揉上去的手感也极好。两边各一个小巧的中/国结悄咪咪的耷拉在两边,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让人忍不住多看上她两眼。
哦对了——她还有一顶珍藏的黑色布帽和与其相配的牡丹花。不过只有在出去玩时或者参加聚会的时候才戴着,虽然看上去只是一顶普通的帽子,但对燕儿来说可不普通——据说是她的生母亲手为她做的。
她的成绩也好,在学校绝对算得上是女神级别的人物,这可让他的心情复杂不少——一方面是为女儿的高人气而自豪,另一方面又在时时刻刻担心自家闺女被身边的一堆狼给拐跑了。其中最应该提防的可是离她最近的那头狼……哦不对是那头熊!
而且最令人伤心的是她居然处处为了那头熊着想!借他课本借他笔,借他笔记不说还帮他补习!那头熊看着他家小春燕的眼神明明怎么看都不对劲!
这令他烦恼极了。
4、
“……燕子。”
“嗯怎么了?”
“你爸爸好像很不喜欢我唉。”
“不他只是跟你的妈妈是竞争对手所以态度就有点……”
“哦我懂了!这在中/文里叫恨屋及乌对不对?”
“………………”
“我错了你你你你你别撕数学本子啊!”
5、
某天他给闺女看了她以前的照片。
是从8岁开始的,现在她13了。
“时间过的真快呢。”小家伙含着棒棒糖眨眨眼说道。
“啊这一张——当时想逗逗你就没带你去找蓝蓝路叔叔合影,你当时还哭了呢!”
“其实爸爸你好像比我更想和蓝蓝路叔叔合影啊。”
“唉好像是的呢。”
“等等这小公主裙?你这骑士装是怎么回事?还有粗眉毛叔叔为什么穿着铠甲?”
“嘘——”他揉了揉闺女的头,又掐了掐她肉乎乎的小脸蛋,“别乱说话,要是被那个粗眉毛听到你叫他粗眉毛他可是会生气的!”
“爸你小点声吧——”
“这么说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呢。你说是吧,阿尔弗雷德•F•琼斯。”
6、
他们家的条件算不上太好,这或许也是燕子十分早熟的原因。甚至有时候他会感觉她是妈妈,自己才是那个被需要照顾的宝宝。这似乎与她的孩童外表相差甚远,但那不重要,无论燕子是什么样他都喜欢。
有着九九乘法表的天赋技能点加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有了记账的习惯,不过意外地,她也没有特意去过问他的收入,只是单纯的记下来这个家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花了多少钱,然后在每个月的第一天准确地给自己报告出家里还能在哪些地方省钱。比如说洗澡的时候可以洗的再快点啊、去有插头的餐厅吃饭啊、wifi在不用的时候关掉啊、一个月才一起去吃一次蓝蓝路之类的。
每次看着小家伙像公司里的下属一样(当然那些下属可没有她可爱)一本正经地给他汇报工作的样子他也总是很开心。稚气未脱的小脸上写满了认真,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眼神严肃得让他不得不端正态度——哦对了这个时候她会戴上她那没有镜片的小圆框眼镜。
他的女儿可在为这个家着想呢。
其实她作为一个孩子没必要这么早地开始“持家”,不过既然她乐意,也就由着她去吧,还能省点钱呢。
7、
老实说吧,燕子现在在美/国生活,他们也不是住在唐人街,也更不是在华裔的学校里上学,没有一个汉/语的环境,她会不会把自己的母语给忘了呢?
他还指望着她能教他呢!而且中/国/人似乎一向注重自己的“根”,虽然不是在她的祖国长大吧但母语还是不要忘了的好。
“爸!等放假了我们去唐人街好不好?我都好久没吃包子了。还有我想找那个长发的大哥哥玩!”
“完全可以!到时候燕子可要当爸爸的小导游哦!”
“好!”
8、
燕子虽然是早熟了些,但总归来说还是个孩子。
燕子曾经在房间里偷偷用放大镜聚焦太阳光把数学卷子烧穿了一个洞。虽然后来表面上没说,但不知道哪来的放大镜和隐隐约约的一股烧焦的味道还是暴露了她。
他思考了良久觉得闺女热爱科学没问题但得要保证实验安全。于是就对她进行了一番安全教育——老实说那一副委屈的小模样真是让他狠不下心打骂。
最后咬了咬牙在她面前烧了她的数学卷子,反正她数学那么好也不差这一张。小姑娘看到比打火机大的火苗就怕的不行,啪嗒啪嗒地金豆豆就掉了下来,急急忙忙地就从厨房里接了半盆水就泼了过来。
其实想想他当时的行为很不妥,万一他一个手抖真火灾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总之这件事给他们都上了一课——小姑娘终于真正意识到了安全的重要性,为人父的男人也开始思考并尝试改进自己的教育方式。
9、
在燕子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熟练地给自己扎丸子头了。
这让他有些心痒痒。
“唔……好吧。诺,这是梳子。记得轻点。”
可是梳子到手了看着她的墨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按她平时的样子,先整体梳一遍——
“啊!等等这里打结了!”
再把头发均匀分成两份,分别放在脖子两边。嗯这倒是没什么问题。
然后站到她的侧边,大手轻轻捞起一侧的头发又顺了两遍才用上橡皮筋。动作十分缓慢又轻柔,生怕弄疼了小家伙。
“太松啦。而且上面的部分凹凸不平的……”
于是他只好再扎了一遍,然后走到了另一边也比较顺利地扎上了头发。
“两边都不一样高!”
“……”
还是耐着性子重新扎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小家伙被弄得不耐烦了才得以进行下一步。
“那个……下一步是怎么做的?”
“你会编麻花辫吗?”
啊……这就有点糟糕了。
于是第一次给女儿梳头发就这样以失败告终了。



应该有后续?

评论(11)
热度(64)

© Joyce·Kirk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