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王春燕中心。
刺客伍六七柒十三不拆,不吃伍六七水仙。
工作细胞白赤不拆,不吃白癌。
银魂冲神不拆,其余杂食。
狐妖官配都不拆,杂食不存在。

天雷BG者请勿关注
三党长弧x
辣鸡文手一只x热度是cp给的。
挖坑巨多,更新随缘x

【朝燕】隔壁的金刚芭比

#朝燕
#ooc
#有bug请提
#长段子。后续随缘,但估计是没有。
#退步了。

在伦/敦习惯了不见光的天气,如今来到中/国想着好不容易有了温暖的阳光就渐渐开始丢弃了出门带伞的习惯(更何况他的记性本来就不太好),可是却忘了这里并不是沙漠而是一个沿海的城市,更加忘记了中/国虽温暖但也还是会下雨的。
“真是见鬼——”他走到自己家门前,甩了甩头发上的雨水,有些烦躁地在自己黑色的工作包里摸索着钥匙,但事与愿违,手指始终却未触及到那抹熟悉冰凉却令人安心的金属质感。
“真是该死的,我不会忘拿了吧?!”
他有些泄气地用力拍了一下自家的门,此时的焦急烦躁和疲劳正逐渐取代着他的理智。被雨水打湿的外套和裤子牢牢地粘在了他的皮肤上,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祖母绿的双眸不耐烦地眯了起来,干脆脱下外套转身坐在了地板上,冰凉的感觉让他逐渐找回了正被蚕食的理智——他终于冷静了下来,再一次开始寻找他的钥匙。
而正当他在努力奋斗的时候,楼梯口却传来了脚步声,他反射性地抬头一看,原来是他的邻居,她此时正拿着伞走过来,目光落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似乎是愣住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以怎样一个狼狈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邻居面前——几乎一个浑身湿透的流浪汉。他立刻站了起来有些尴尬地看了她一眼,这时她也正好走到了他身边上下打量下他,他原本想背过去却被她的话语打断——
“先生你这样很容易着凉的。你是没带钥匙回家吗?”
“我,我没事,你先回去吧。钥匙我一会去找管理员要。”
“可是这个点管理员似乎已经睡了哦。”她站到他身边认真地告诉他,“我去给你拿条毛巾吧?”
“谢谢,不用了。”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转头正打算回给她一个抱歉的微笑,却不巧对上了她的视线,对上了她的金眸。
那双相当璀璨夺目的金眸。
这时,雨停了。

他最终还是接过了邻居好意的毛巾,似乎是知道他不好意思就这样轻易进一个女孩子的家门,她还特意给他把一杯热水端了出来,奇怪的是,她的左手还拿着一个……工具箱?
“先喝着吧。”她冲他笑了一下,很温暖,“千万别感冒了。”
一杯热水下肚,他只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转头却看见她蹲在了自己的家门口,旁边是被打开的工具箱。
“你这是……”绿眸里满是惊讶和不可思议,“你在撬锁?”
“对,”女孩儿娴熟地拿起了工具插进了锁孔里,干练地回答道:“这种锁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建议你明天赶紧跟管理员商量商量去换把新锁吧,这个锁简直有点太不安全了。”
“可是……”他又有些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可看到她那认真的小脸时又不由得放下了心来。目光不由得移向了门锁,却发现女孩儿似乎快要成功了。
“行了。”女孩儿这时转头笑着对他说,金眸里满是对自己技术的自信,“别可是了,绅士是一向尊重女性的不是吗?”接着她的手轻轻一扭,往外一拉给他打开了门,“好了回家吧,赶紧洗个热水澡睡好好睡上一觉。毛巾也送你了,反正我也不用。”
“啊……谢谢你。”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被打开的门,懵懵地吐出了一句道谢的话。
这时女孩收拾工具的手却停了下来,她抬起头有些无奈地对他说道:“你再不进去我关门了啊。”

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机会见她第二面,他也在下班的时候曾去找管理员旁敲侧击地打听过她,却只是被给予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然后管理员告诉他那个丸子头的小姑娘叫王春燕,别人都叫她锁侠。
“原来昨天被帮忙撬锁的就是你啊?”
“啊对,是我,”亚瑟有些不自然地别开了眼神,“我想找个机会谢谢她。”
“你昨天没当面跟她道谢吗?”管理员狐疑地问道。
“说倒是说了,就是觉得她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还是想正式地说一下。”他揪紧了衣角说道。
管理员却笑了,“哎呦还正式,你们老绅士都这样的?别浪费力气啦,这姑娘可乐于助人了,一句谢谢就够啦。不过你要是真想谢她呀也行,她每天早上六点会起来跑步,那个时候你说不定能碰上她哦。”
亚瑟感激地点点头,然后慢慢踱步上了楼。
“先生?”
他回头,发现她穿着一身休闲装正背着包上了楼梯,手里还抱着一个文件袋,两边有些凌乱的丸子显得她格外的可爱,她又冲他笑了一下,对他说:“你的锁换了吗?”
“已经换了。”看着她的笑脸竟有些晃神,他喃喃地回答道。
“那就好……咦我的钥匙呢?哎呀吓死我了。”她掏出钥匙开了门正打算进去,下一秒却倒回来拦住了他,“那个先生,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叫王春燕。”
“亚瑟·柯克兰,来自英/国。”他礼貌地答复了她,“很感谢王小姐那次的出手相助。一直想找个机会谢谢你。”
“叫我春燕或者燕子就好啦,邻里一家的叫王小姐怪生疏的。”小姑娘对她调皮地吐了吐舌,眨眨眼闪着金光看着他,“可以加个微信吗?”
他有些受宠若惊,因为这本该是他的台词,其实他那天晚上就应该先留了联系方式的,但没想到被她抢先了,“当然可以,燕小姐。”
“明天见哦柯克兰。”说完小姑娘就关上了门,好像有了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亚瑟哑然失笑,心情愉悦地进了家门。

亚瑟原本是没有晨跑的习惯的,但是现在他有了。
于是现在他看着自己面前慢跑的小姑娘,看着她因为方便而特意扎成的马尾随着她身子的起伏一跳一跳的觉得特别可爱。兴许是带着耳机的缘故,她似乎并没有留意到她的身后有个人,这也给了他机会。
清晨时的阳光和空气永远是一天里最美好的。这话的确不假,亚瑟就这样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伴着清脆的鸟鸣声一路慢跑着。她的速度也令他很舒服,说是慢跑,但或许对比起同龄的女孩子要稍微快了那么一点儿,可对于他来说确是真正刚刚好的慢跑速度了。
看来她的身体素质是真得蛮不错的,反而他自己却觉得有点吃力了,面前的小姑娘却好像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十分悠闲轻松,丝毫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正当亚瑟准备停下的时候,小姑娘此时却比他先一步停了下来,笑着对他打招呼。
“早上好啊,柯克兰先生。”
“啊……早上好,燕小姐。”
“怎么突然开始跑步了?”她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腿一边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差了。”亚瑟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可是你的体能还算可以呀,我跑了六圈你都能跟上。”春燕喝了口水回答道,“回去吧。”
“嗯。对了燕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只是一家补习社的老师而已啦,业余时间在一家咖啡厅里打工。你呢?看你平时穿西装,应该是个白领?”
“算是吧。那你是教什么科目的?”
“呃……”她有些小声地回答,视线有些躲闪,“除了英语。”
他却笑了,眼神并无不快,“没关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对了,如果可以的话,你介意教一个有些调皮的蓝眼睛小英雄吗?他在中/国长大,中文不是问题。”

两人一路聊到了楼下的早餐店,老板娘对于两人的同时出现感到有些惊奇,她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了几下,送上早餐之后然后一脸高深莫测地离开了。
“蓝眼睛的小英雄?”春燕有些好奇地看着他,“听上去好可爱。”
亚瑟摇摇头,耸耸肩,“不不不,实际上他有点调皮,总是说要做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哇!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我小时候就说过要跟奥特曼一起打怪兽维护世界和平!”
“……”这个姑娘似乎和别人不太一样,亚瑟想,“那你们或许会有许多共同话题了。”
“可能唯独在数学方面没有?”
“是的。”他无奈地回答,看着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又眯了眯双眼。
接下来的相处让亚瑟发现了她更多十分神奇的技能点,比如说她特别会打游戏,他表弟喜欢玩的任何一个游戏她都会玩,而且她可以让阿尔迅速地安静下来学习。她那独一无二的撬锁技能已经勾起了阿尔极大的兴趣,虽然她本人非常拒绝教阿尔这个技能,但无论如何,阿尔的数学成绩的确是比以前要好了。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她没有调侃他的眉毛。
更让亚瑟感到惊奇的是,这姑娘的知识面非常地广,和她聊什么她都不会一脸懵逼,她甚至还了解不少量子物理!
“我会告诉你这是我的专业吗?”
亚瑟看她的眼神更加惊奇了。

————————————
我在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评论(1)
热度(32)

© Joyce·Kirk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