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王春燕中心。
刺客伍六七柒十三不拆,不吃伍六七水仙。
工作细胞白赤不拆,不吃白癌。
银魂冲神不拆,其余杂食。
狐妖官配都不拆,杂食不存在。

天雷BG者请勿关注
三党长弧x
辣鸡文手一只x热度是cp给的。
挖坑巨多,更新随缘x

【朝燕】鹊桥仙

群作业x

歌曲为汪明荃和罗家英的《鹊桥仙》

许久不写生疏了许多,看了眼原来又到百fo了,不晓得要不要来波点梗,清点了下我至少四个坑没填……也准备步入高三也不晓得有没有时间,谁有想看什么的就跟我说声吧。

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关心和厚爱啦【鞠躬】

↓↓

 

七夕夜已至,月光之下,灯火阑珊,花池边。

亚瑟·柯克兰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指针,此时已是深夜十二时。他正身处的地方只有草坪上微弱的灯仍在闪烁,其余,便是一片黑暗,他顺着光也看不清池里的荷花,他身后的小店也已大门紧闭,风一吹,柳树沙沙声更显寂静,随后便刮过他的面颊。

竟有些疼。

他沿着池边一路缓缓踱步,向光亮的地方走去,想看清这池里的荷花,想看清这小小古镇里真正的夜景,想看清那只有着一双灿烂金眸的那只小猫,是否仍然在那家卖木雕的铺子门口。但他越走,却是愈发的看不清楚,愈发的感觉阴凉。

他干脆往回走,一口气快速转身向着阴暗的方向走去,不过半晌,他就看到了何/氏/大/宗/祠门前永远发着光的两盏大灯笼,一瞬间,四面八方不同的光便悄悄落入了他眼前,好似和声一般,分开看来都不一样,融合在一起,却有着别样的风景。

亚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这里是他心上人的家,她的家在有着八百多年历史的古镇里,在那个从古至今都有人居住的老街里。他知道自己此时与她其实不过相距百米,但无奈,他却无法见到她。他奢望着那位身着大红旗袍的女子能重新出现,可奢望也仅仅只是奢望而已。

何/氏/大/宗/祠有着属于他自身的沧桑与温柔,犹如他们俩的初遇,他就是被那双仿佛沉淀了千年时光的眼眸吸引,被那一抹转瞬即逝的温情戳中了心窝。宗祠里,牌匾上,“三凤流芳”曾经让他站在牌坊下驻足良久。而当她在他面前缓缓梳起墨发,随后端起了一本《莎士比亚》用着轻快的脚步走到他身边,诗书气自华的气质让她的心永远驻留在他的心里。如今他再次站在大宗祠的门前,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身上仍然穿着西装,手不自禁地抚上了领结,特殊的质感提醒了他这是出自谁的绣手之下。也有不少人发现了他的领带有一丝与众不同,若是在以前,他会稍稍抬头有些炫耀似的回答那是她做的,而现在每当被别人问起,他却只能淡淡地回以一抹苦笑。

她住在这个古镇里,而这个小镇子的大姓是“何”,而她不姓何,她姓王,她的奶奶姓何,而她家的祖祖辈辈都是姓王的。她也并非出生于此,却是在这里长大,由此,她自幼的乡音便是粤/语。他先前是在香/港工作,为了交流方便他也特意学了粤/语,他仍然记得他们俩头一回用粤/语交流时她脸上的惊喜,然后便像只猫儿一样扑进了他的怀中蹭了许久,惹得他差点走火,而她却俏皮地吐吐舌,伸出手恶意地摸了摸他的粗眉毛便跳开了。

回忆越是甜蜜,分开后,回忆起来就越是痛苦。

她曾经看着他的碧眼很认真地看向他,说,你知道《鹊桥仙》吗?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他脱口而出。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这时他才忆起,原来今夜今时,已是七夕。

他缓缓开口,想再念一遍她在自己耳边吟诵了无数遍的诗句,却是哑的发不出声,渐渐闭眼,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流。

 

亚/洲/人或许没有那么明白,但欧/洲/人却是知道,让一个英/国/人坦诚到底有多难,表面上挑剔不在乎,心里可能在滴血。

柯克兰的一位法/国好友见证了他与王小姐的相遇相识相爱又分离的过程,两人向来不和,但却在亚瑟与王小姐分开那天并没有挖苦亚瑟半句,只是默默走过去打算告知王小姐亚瑟的难言之隐,但他走到她的侧面看到她的满面泪痕时想说的话硬生生卡在了喉中。

从此两人也算是正式离别,再无相遇。

直至今年,亚瑟终于抓住了这个去广/州/城出差的机会,抽了一个极其缝隙的时间,带着一丝渺茫的希望,来到了她的家。他早就明白这一切宛如牛郎织女,苦等一年为的只是七夕那天在鹊桥上相会。而他不是牛郎,她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织女,于是苦等一年,在七夕之日也不一定得以相见。

今夜古镇的夜空明朗得出奇,天上无数的星星构成了耀眼的银河系。真正的牛郎星和织女星也不能每年一相会吧?亚瑟想。两者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一阵熟悉的旋律在他的脑海里回想起来,那是她唱的最好听的一首歌。那天他头一次听,她一开口便是惊艳,大红旗袍小高跟,朱唇红眼影,两边丸子上吊着的红绳结,漂亮的民国腔调悠然飘进了他的耳中,刹那间便深深烙印在了他的心上。

如果可以,他多想再听一遍那一丝轻轻拴住了他人生的声音。

而在下一秒,一阵清明温柔的歌声乘着风缓缓绕住了他。

 


七夕夜,月光下,宗祠前,一双璧人,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END】


评论
热度(19)

© Joyce·Kirk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