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王春燕中心。
刺客伍六七柒十三不拆,不吃伍六七水仙。
工作细胞白赤不拆,不吃白癌。
银魂冲神不拆,其余杂食。
狐妖官配都不拆,杂食不存在。

天雷BG者请勿关注
三党长弧x
辣鸡文手一只x热度是cp给的。
挖坑巨多,更新随缘x

这个理科班有毒(2)

2.

这几天春燕几乎要被两个人烦死——以撩妹为爱好的意/大/利/人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和法/国/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好吧其实她已经习惯了,放心她的适应能力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再加上她又有极强的身体素质,所以也并没有水土不服啊啥的。

“小燕很困吗☆?”

“恩……有点,”春燕打了个哈欠回答道,好吧她最近在倒时差,困得她仿佛回到了初中每年春困的恐怖日子。

“没关系的哟,小燕可以尽情睡呢,有万尼亚在不用担心。”北极熊软萌【春燕是这么觉得的】的声音溜进了春燕的耳朵里。

呜……他的声音要不要这么可爱!真是的她快被他萌死了!软萌软萌的好像小熊仔哎呀呀太可爱了!简直声控福利啊耳朵要怀孕了!!!!!!!!

这下春燕倒是不困了,被伊万的声音撩得心痒痒的春燕抬头盯着黑板发呆,实际上是在想找点话题引他说话。

“恩小燕不困了吗☆?”

“醒了。啊对了,你是……哎我看你好眼熟啊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春燕转过头看向伊万问道。

“不知道唷☆。”伊万笑了笑回答,紫罗兰色的眼睛仍然是十分温柔地看着春燕,眼里的波澜婉转让人觉得他的眼里只有眼前人。

不过一向习惯抓错重点的春燕的关注点……和别人不太一样。

嗷嗷嗷嗷嗷嗷嗷不行了她忍不住了!春燕在内心激动地大叫道,于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抬起手,用力揉了揉伊万银白的毛【?】发,最后捏了捏伊万的脸。

“嗷呜——”被莫名其妙揉了头捏了脸的北极熊委屈地看着春燕,声音比平常更加纯良无害【并不】,“疼呀。”

占了别人便宜的春燕倒是十分开心,她开心地绽放出笑容,瞅着北极熊要哭出来的样子说道“好啦好啦对不起啦。以后不会了。”

众人看着这两个人亲昵的举动心里都很不爽——好不容易来了个女孩居然被一个战斗民族给撩走了!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燕子。

他看着春燕专注于课堂的小脸,他的心几乎要化了。她还是像从前那样那么可爱,不,应该是比以前更加吸引人,看看班里那群狼就知道了。

还记得儿时,他们全家都去了中/国旅游,而当时他因为躲避娜塔莎而盲目出了旅店,结果当然是迷了路。

“咦——你是谁呀阿噜?”当时对于伊万来说还是个小妹妹【天生的种族优势】的春燕好奇地看着他,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就这么瞅着他。

当时对汉语一窍不通的伊万急忙用俄语解释起来,可是当他看到小女孩有些许茫然的双眼时他打心底里感受到了一种无力。

“哎呀——”盯了伊万好一会儿的小春燕大叫了一声,“你是俄/罗/斯/人吧?”

伊万十分意外竟然能听到母语,尽管十分生硬,但是注意力立刻从迷路转到了眼前会说俄语的小女孩身上。

“很意外吧?其实我刚从俄/罗/斯/回来哟,我这么聪明怎么都会说一点啦。你是……迷路了?”

“……恩。”伊万点点头,“你知道XX【起名废】旅馆在哪吗?”

“恩……不知道耶。”春燕思考了一会儿说,“不过哥哥应该知道!我带你去找他!”说罢对伊万抱歉地笑笑,然后拉起伊万的手就往家里跑。

她好可爱啊……叫什么名字呢?

伊万就这么一脸懵逼地被小春燕拖回了家,一到家门口,春燕便用汉语喊道“哥哥!我捡回来一个围巾团哥哥阿噜!”

王耀从厨房里走出来:“???围巾团哥哥?”

“恩恩!对啊!你看人家带着围巾嘛,脸好像馒头好可爱呀!是从俄/罗/斯过来的阿噜!人家迷路了阿噜!”春燕扯了扯小伊万的袖子,用生硬的俄语说道:“这是我哥哥,他应该知道你说的地方在哪。”

“俄/罗/斯/人?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王耀弯下腰用熟练的俄语问道。

“伊万·布拉金斯基。”小伊万一听这熟练的俄语便放下了戒备,有些开心地回答说。

“伊万·布拉金斯基……恩那你几岁了呀?”

“7岁。”

“哎呀我也是7岁!我叫王春燕!唔你的名字不太好记呢……我可以叫你围巾团吗?”

“可以。”伊万看着这如向日葵般耀眼的笑容,欣然同意了。

“恩那你,八岁几个月呀?”

“几个月?”伊万歪了歪头,“好像是2个月……”

“我十个月啦!那我比你大哟!那我应该叫你围巾团弟弟才对!”

王耀被这外号逗笑了,摸了摸两只小家伙的头,“好啦小朋友,我带你回去。”

“我也要去!”

 

我好想你,丸子头姐姐。

你的围巾团弟弟很想你,很想,很想。


评论(4)
热度(14)

© Joyce·Kirk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