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王春燕中心。
刺客伍六七柒十三不拆,不吃伍六七水仙。
工作细胞白赤不拆,不吃白癌。
银魂冲神不拆,其余杂食。
狐妖官配都不拆,杂食不存在。

天雷BG者请勿关注
三党长弧x
辣鸡文手一只x热度是cp给的。
挖坑巨多,更新随缘x

【仏燕】安慰

此时怀里的小姑娘仍然在呜呜咽咽地哭,又细又软,跟奶猫似的,哭得人心痒痒,叫人只想欺负。但看一眼小姑娘满脸的泪又忍不下心了,只好把猫儿似的她抱在怀里细细安抚,唇紧贴着春燕敏感的耳朵说着安抚的话,弄得她又羞红了脸,想躲,但胸膛这么点大的地方能躲到哪去?嗷呜叫了两声,不安分的小手惩罚性地揪了一下弗朗西斯的大衣,然后又乖乖的窝在他怀里了。害羞过后情绪又上来了,弗朗西斯也不恼她的眼泪弄脏了他的大衣和围巾,伸手在她的后颈处轻轻地挠着,完全是逗小猫的动作,然而这招因为用得太多,如今已经不起作用了。他只好又去逗弄她的耳朵,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春燕也顿时炸红了脸,想推开却被轻易地镇压。或许是害羞的情绪早已远远地超过了悲伤,春燕终于安静下来,红着脸蛋任由他舔吻着自己敏感至极的耳朵,任由那低哑磁性的嗓音震动着她的耳膜,缓缓钻进她的心里。他用百转千回又浪漫慵懒的嗓音,语气里满是诱哄:“燕,燕燕,我的好燕燕,以后在外边可不能再哭成这样了。难道你是真的不知道你哭起来的时候有多迷人吗?嗯?天啊,求你了,求求你了燕燕,这诱人的模样只留给我一个人看就好了,刚刚可有不少人看见了……乖,乖,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再这样我可要直接把你亲晕在这了,啊顺带一提其实我完全不介意这样——如果你再哭得这么撩人的话。上帝啊,我的好姑娘,我可爱的小狸猫儿,乖乖的,乖乖的……听话,我们马上回家。在床上我完全不介意你哭成这样,或许你可以哭得再娇些,甚至再媚点也可以。但在外头你可别这样了。燕燕乖,乖……”
那天晚上春燕的嗓子差点没哑掉。
其实白天的那次“颠倒众生”【弗朗西斯语】的哭泣,现在想想她自己也觉得啼笑皆非——她的丈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个浪漫的香水师,富丽堂皇的香水店里每天都不缺女人,不是去挑香水就是去撩他,他脾气也好,兴许是撩女人撩出习惯了,也亦有可能是她太信任他了,他总能跟那些女人聊个没完。
那天突然心血来潮去探了他的班,看到他又在和她们谈天说地,心里不由得一阵委屈。想来也是她自己作,偏要隐瞒这段感情,他也由着她,所以那些个花花草草自然是不知道弗朗西斯是已婚人士。她平日里工作忙,两人聊天的机会也不多,他的耐心实在太好,也没抱怨什么,反倒是她自己觉得懊悔了。
从头至尾一直是他在惯着自己,容忍着自己的脾气和情绪,几乎是在无条件地包容着她的任性。
不行,她不能再这么作下去了。
当时的王春燕如是想。
作为正妻,她必须宣誓主权。
于是她红着眼眶站在门口,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他是背对着自己的,她在等他什么时候回头。
幸好,他下一秒就回头了,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地跑过来。看到她的表情就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赶紧把她抱在怀里低声跟她道歉,没想到越哄她哭得越厉害。
店里的人也是被这幅情景弄得懵了好一阵,然后才反应过来,同时也意识到了几件事,一是原来弗朗西斯已经名草有主,二是他的心上人是个亚/洲姑娘,三是他们好像惹得她不高兴了。
刚刚跟弗朗西斯聊天的几位小姐更是面面相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郁闷归郁闷,很快她们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王春燕的旗袍上。

而现在终于冷静下来的王春燕决定好好弥补自己的过错。与丈夫之间的小摩擦在昨晚已经完美解决,而接下来,便是弗朗西斯的客人们。
“怎么会突然想办派对?”
“我那天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就算不是为了我,”春燕撇撇嘴,“我可不想让你的名誉受损。”
弗朗西斯却是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实际上你并不需要这样,但我会尽全力帮你。”
王春燕有自信能挽回客人们的心,对于男士,她选择交给弗朗,而对于女士们——只需要一本旗袍设计集和几件样衣就足够了,当然,她也会选择把她弟弟的珠宝设计集也拿出来,再加上弗朗西斯中/国/风系列的香水——她不介意多赚点钱。

啊……我的肝(。

评论(3)
热度(34)

© Joyce·Kirkland | Powered by LOFTER